瀚叶股份停牌317天 股民吐槽:搞起重组没完没了

时间:2018年10月10日 15:37:20 k7线上娱乐官网
  10月10日消息,瀚叶股份自去年11月28日停牌,至今已有317天,期间A股遭遇重挫,持有该股的股民焦灼期待复牌,有投资者吐槽“搞起重组没完没了”。此外,公司“38亿买981个微信民众号”受质疑,上交所连发两道问询函,随后公司将收购标的估值变换为32亿元。

  停牌:一个估值“翻倍翻倍再翻倍”的故事
  瀚叶股份去年11月28日通告称,拟计划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组成重大资产重组,因此停牌。

  2018年4月26日,瀚叶股份终于通告称,拟以38亿元向浆果晨曦、纪卫宁、绩优投资、绩优悦泉、众晖铭行、滨潮创投和张超刊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置其合计持有的量子云100%股权。而且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凌驾10亿元。厥后,交易价钱下调至32亿元,募集配套资金总额调整至不凌驾8.5亿元。

  量子云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划分为1.32亿元、2.35亿元,净利润划分为8713.21万元、1.53亿元。如果本次重组乐成,业绩到达预期,或将对市盈率超50倍的瀚叶股份形成股价支撑。

  接下来重点说说“量子云”是如何估值“翻倍翻倍再翻倍”的。

  量子云是依托“微信生态圈”,是一家以移动互联网流量聚集、运营及变现的新媒体公司。最大的资产就是运营的981个微信民众号,粉丝数量合计凌驾2.4亿(不考虑去重)。量子云涵盖广告推广、付费阅读等在内的多元化的商业变现渠道。看起来似乎很牛的样子,但是,首创人李炯早已套现离场。

  2014年2月,量子云建设,注册资本500万元。2015年4月,李荣忠将持有的量子云50%股权以名义价钱1元转让给李炯;陈媚将持有的量子云50%股权以名义价钱1元转让给郑红燕。李荣忠、陈媚系李炯之怙恃,李炯、郑红燕系伉俪,本次股权转让是家庭内部股权调整,股权转让作价为名义价钱1元。

  2016年8月1日,李炯、郑红燕与浆果晨曦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前两者将其持有的量子云资产包85%股权以2.55亿元的价钱转让给浆果晨曦。本次股权转让整体估值为3亿元,凭据其时行业平均2元/粉的单价协商确定。2018年4月,瀚叶股份购置时粉丝价钱飙升至近16元。

  量子云的估值进一步被“拉高”。2017年3月,浆果晨曦将其持有的量子云资产包2%、1%股权划分以1200万元、600万元价钱转让给金华绩优和绩优悦泉。此时量子云的估值增加至6亿元。

  2017年6月,浆果晨曦将其持有的量子云资产包0.90%、0.10%股权划分以1800万元、200万元价钱转让给众晖铭行和张超;浆果晨曦将其持有的量子云资产包0.75%、0.25%股权划分以1500万元、500万元价钱转让给绩优悦泉和滨潮创投。此时量子云的估值增加至20亿元。

  到了2018年4月13日,李炯将其持有的量子云15%股权以3亿元价钱转让给纪卫宁。估值维持在20亿元。

  虽然量子云“981个微信民众号,粉丝数量合计凌驾2.4亿(不考虑去重)”是否真的值“32亿”则又是一个深不行测的故事。上交所两次问询函不是闹的,焦点问题便包罗收购标的运营合规性、交易合理性以及资产估值高等。

  2016年量子云编辑部只有16人,治理近千民众号。截至2018年9月5日,粉丝数最多的卡娃微卡有1549篇原创文章,粉丝数排名第二的天天炫拍79篇原创文章,粉丝数排名第三的动态相册则只有15篇,按每个民众号每天推送约8篇文章的基数看,原创性不足。

  截止最近一次即9月25日的瀚叶股份通告来看,公司仍未回应上交所第二次问询函,
  停牌期间资本市场巨变 股民焦灼期待复牌
  瀚叶股份停牌至今已有317天,资本市场汹涌澎拜,A股大幅下挫,上市公司股价腰斩者不行胜数,沪指期间跌18.1%,深证成指在此期间跌25.95%,创指跌23.56%。持有该股的股民想必内心一定是“瓦解的”,有股民吐槽“搞起重组没完没了”。

  你认为,瀚叶股份能够乐成完成本次资产重组吗?如果近期复牌,股价又将何去何从呢?(新.浪.财.经)
  k7线上娱乐官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