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担保涉嫌利益输送 金科或遭实控人黄红云“绑架”

时间:2018年12月05日 16:53:14 k7线上娱乐官网


  巨额担保+财政资助 金科股份为关联公司“输血”被疑利益输送
  眼下,海内楼市迎来拐点,而就在各大房地产公司加速去化速度,增加销售回款,防范资金链断裂风险的配景下,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却频繁进行财政资助和对外担保,年内合计财政资助余额77.15亿元,担保余额642.19亿元,这家公司即是金科股份。

  12月4日,金科股份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关于公司为部门房地产项目公司提供日常经营资金暨财政资助的议案》,年内再度对外进行财政资助。在出席聚会会议的股东中,50.46%同意议案,49.54%阻挡,其余为弃权。日前中国网财经记者曾接到自称金科中小投资者发来的邮件,痛斥金科股份这种频繁进行财政资助和对外担保的行为,实际上是置上市公司和宽大中小股东利益于掉臂,进而到达向实控人黄红云输送利益的目的。

  向项目公司提供财政资助余额76亿
  11月18日晚间,金科股份通告称,向部门项目公司提供提供金额不凌驾7.8亿元的日常经营资金。据了解,这已经是今年以来金科第9次宣布财政资助的通告。金科股份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公司因房地产开发项目建设需要对外提供财政资助余额为77.15亿元,其中,公司对房地产项目公司提供财政资助余额为76.22亿元。

  与此同时,金科股份还向项目公司的股东提供财政资助。以金科股份今年7月5日晚间宣布的通告为例,公司向4家项目公司的股东提供总额8.43亿元的财政资助,并强调“不会影响自身正常经营”。

  但是,以上4家被财政资助的项目公司股东的财政状况却不佳。其中嘉兴宝泰与嘉兴茂凯在2018年1-6月营收、利润、净利润均为0;上海弘久2017年全年的营业收入0万元,利润总额-277.15万元,净利润-277.15万元,这进一步增加了中小股东对于财政资助能否到期收回的担忧。

  对此,深交所向金科股份敏捷发去问询函,要求其充实揭示风险,以及说明保证上市公司利益不受损的具体措施。随后,金科股份宣布通告,认可“公司控股项目公司实施财政资助后,存在不能实时收回风险, 存在影响项目进展的风险”并增补了防范风险的措施。

  对于金科股份的上述举动,股吧里有不少股民体现担忧,并提出“金科股份这样拼命向外借款,万一收不回来拖累上市公司怎么办?”

  “慷慨”向项目公司以及相关股东提供财政资助的金科股份,其自己财政用度却居高不下。截至10月末,金科股份合并口径下借款余额为838.55亿元,较2017年末借款余额增加161.39亿元,增加金额占2017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的72.16%。

  对外担保余额超600亿元
  除了财政资助,金科股份还存在大量的对外担保。通告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公司对参股公司提供的担保余额为87.75亿元,对子公司、子公司相互间及子公司对公司提供的担保余额为554.44亿万元,合计担保余额为642.19亿元,占本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324.85%,占总资产的40.81%。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金科股份此前曾因对子公司担保违规而收到过羁系函。去年6月11日,深交所曾向金科股份发去羁系关注,原因是对子公司金科亿佳总计3.2亿元的担保未提交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对子公司金科嘉辰20亿元和湖南靓兴3.5亿元的担保超出股东大会审议的额度。

  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公密告现,金科股份对外担保和财政资助始于去年下半年。今年上半年,融创两度增持金科,持股比例上升为25%。所以,金科股份的上述举动,被市场普遍看作是金科实控人黄红云为还击融创抛出的“毒丸计划”,即大量增加对外欠债,淘汰流动资金,以降低上市公司被收购的吸引力。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房地产市场迎来拐点的配景下,金科股份的上述举动,可能会进一步放大公司的财政风险。

  差异股东收取的担保年费率纷歧
  上述自称金科中小投资者在邮件中还体现,对黄红云的许多做法体现不解。好比,2017年,金科股份按年费率不凌驾1.5%盘算向控股股东金科控股及实控人黄红云支付担保费,担保费总额不凌驾2500万元。到了2018年,年费率不凌驾1.2%,担保费总额预计不凌驾6000万元。而在2014年的一则担保中,金科股份给控股股东的担保年费率不凌驾1%,而给非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外的其他方的担保费率为0.7%。

  中国网财经记者还注意到,目前多数地产公司控股股东收取的担保费率普遍在0.5%-1%之间,以首开股份为例,其向母公司首开团体支付的担保费年费率为0.5%,金融街控股对母公司支付的担保费年费率不凌驾1%,中南建设向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支付的担保费年费率同样不凌驾1%。

  此外,由于向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支付的担保费未凌驾净资产的5%,凭据划定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批。而反观其他地产公司, 给控股股东的担保费经常被中小股东否决。好比,2015年,津滨生长涉及4000万担保费的关联交易议案被股东大会否决,中小股东阻挡票占比高达98.7187%。

  此外,黄红云家族自2014年以来对金科股份频繁减持。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黄红云本人、妻子陶虹遐、女儿黄斯诗、侄子黄星顺、弟弟黄一峰合计套现金额凌驾4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期间黄红云还卷入了徐翔案。2016年12月2日,徐翔案在青岛开庭审理。相关司法信息显示,共有13家上市公司涉及徐翔案,其中就包罗了金科股份的原董事长黄红云。在这些案件中,徐翔等控制的泽熙投资、极限资产、灵岩投资与上市公司高管同谋,在二级市场上拉高上市公司股价,资助公司高管或大股东高位减持套现赢利。
□ .班.杉  .中.国.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